云南昆酒店门锁|感应门锁|昆明桑拿锁|足浴锁|昆明桑拿衣柜锁|健身房衣柜锁|宾馆锁|客栈锁|昆明酒店智能门锁|足疗手牌|指纹密码锁|云南智能门锁|电子智能门锁|酒店锁|昭通酒店锁|昭通桑拿锁|昭通健身房锁|曲靖酒店锁|曲靖桑拿锁|衣柜锁|红河酒店锁|红河桑拿锁|文山酒店锁|文山桑拿锁|文山衣柜锁|玉溪酒店锁|玉溪酒店锁|玉溪桑拿锁|保山酒店锁|保山桑拿锁|临沧酒店锁|临沧桑拿锁|临沧衣柜锁|普洱酒店锁|普洱桑拿锁|大理酒店锁|大理桑拿锁|开远酒店锁|开远桑拿锁|西双版纳酒店锁|西双版纳桑拿锁|楚雄酒店锁|楚雄桑拿锁|

云南昆明酒店温泉智能锁

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最新新闻

外媒:华人代购自曝倒卖奶粉内幕 主要靠网络营销

2016-01-21 17:32:37 云南昆明酒店温泉智能锁 阅读

澳媒:华人代购自曝倒卖奶粉内幕主要靠网络营销
资料图

中新网1月20日电 据《澳洲日报》报道,熟练的网络营销,在夜幕的掩护下发货,每周700元(澳元,下同)的外快。

这些都是一名悉尼“代购”披露的商业内幕,这让人们得以近距离地透视这个将澳洲制造的婴儿配方奶粉倒卖给绝望的中国家长,利润丰厚的地下产业。

成千上万的中国代购――仅悉尼就有3000人――正在拼命囤购“白色黄金”,高价运送到海外销售。

在一个有关澳洲股市的论坛上,一名宣称住在悉尼的男子发表了一篇帖子,描述了他是如何开始从事婴儿配方奶粉出口贸易的,并提供了这份所谓“副业”的货运业务细节。

这篇帖子现在已经被删除,在News.com.au看到的原帖中,该名男子称自己来悉尼读书和工作,在为国内亲友提供奶粉时看到了这当中的商机,在诱惑下做起了这门利润丰厚的出口生意。

虽然一些代购据信能够赚到六位数年薪,但这位用户称,他和妻子经营这项小副业是为了补充他的正常收入。

“我们开始做代购最初是因为我在中国的亲友要我们帮他们买。他们知道我们在悉尼,所以我们可以买到安全的婴儿配方奶粉。”他在帖子中说。

“代购让我们赚到了外快,住在悉尼这么贵的城市,这对我们很重要。我们每周可以赚600到700元,但也很辛苦。”

“我太太必须不停地跟中国客户聊天,在手机上接单,而我就得在每天下班之后开车出去从超市进货……夜里,我们得小心地打包,在周末把这些包裹送到货运公司。”

楼主称,他每天晚上都要跑好几家超市和药房,因为商家为了制止代购行为而实施了限购。每次只能买2罐或4罐奶粉,意味着他得开车从这个郊区跑到那个郊区,才能买到大量的奶粉。

楼主详细叙述了中国卖家在社交媒体平台微信上的营销策略,解释说卖家相信网上宣传有助于提高销量,并造成产品短缺。

他说,因为Karicare和Aptamil等人气品牌短缺,于是中国卖家就开始通过微信推销当时还默默无闻的Bellamy's。

“然后代购的社交网络就出现了。”他写道,“他们开始推销Bellamy奶粉,说这是有机的,纯天然的,等等等等,然后中国家长就开始试着购买,我想中国宝宝们还是挺喜欢这个味道的。”

其结果就是Bellamy奶粉一夜爆红,股价也一飞冲天。

当Bellamy奶粉供不应求时,代购再次改变策略,重新开始推销Karicare和Aptamil,所以去年年底这两个品牌都供不应求。

最后,代购们别无选择,只好开始标榜A2配方奶粉是富人的选择,因为它比Aptamil和Bellamy贵了一倍。

这篇帖子就发表在一个A2M股票投资者的论坛上――也就是澳洲上市公司A2牛奶有限公司。

这名代购宣称,A2M的股价也会像Bellamy一样暴涨。BAL(Bellamy's)的股价在2015年飙升了700%。“我觉得BAL欠代购一个很大的人情。”

一家专门针对中国市场的数位营销公司Think China的孙先生(音译,Ben Sun)说,这种情况很典型。“我想说,每个中国留学生或移民都认识一些在做代购的朋友。他们一开始是帮亲戚和朋友代购,然后是朋友的朋友,最后发展成大规模。”

Powered by MetInfo 6.1.3 ©2008-2018 www.metinfo.cn